经典乱小说篇合集

草莓国产福利视频在线,刘老根3达达兔在线播放,青囊传免费观看达达兔

和往常一样,大风堂仍然很热闹。

护送人员来回走动,忙着护送和运送货物。唯一的不同是这对新婚夫妇似乎变得越来越甜蜜。

每个月的第一天,Xi和女人们一起帮助厨师准备祭祖的水果。仪式结束后,她迅速切好水果,向会议厅走去。

院子里的绿柳随风飘动,猫轻快地跑着。

在会议厅里,几个护卫已经结束了会议,每个人都起身去工作。当他们看到Xi·尔时,他们微笑着迎接她。

"再次送水果给上官真是令人钦佩."

“我想我也会娶一个妻子。”

“你最好能娶个老婆,哈哈哈哈……”

“我们也来一杯吧!”

看看他们说的和我说的。他们包围了她。她看起来像是想吃盘子里的水果。她不禁变得紧张起来。

“不,不,我给你留着。女仆稍后会把它送给你。”她红着脸摇摇头,以保护盘中的水果。“但是,这些是——”

“为了上官哥哥!”为了逗她的陪同人员开心,他们异口同声地笑了起来。

侯旭转过身,故意喊道:“你好!上官兄,你老婆的果子来了!”

被众人如此奚落,Xi·尔羞得满脸通红,急忙绕过大篷车卫兵,拿着切好的水果走进大厅。

上官青云抬起头,唇角微微扬了扬。

“你为什么来?我今天不是有意带小Xi出城的吗?”

“祖先崇拜刚刚结束。趁水果还新鲜,我先拿给你吃,然后带小Xi出去。”她甜甜地笑了笑,拿了一块红色的凉凉的西瓜到他的嘴里。"来吧,吃些西瓜来解暑."

上官青云没有拒绝,张嘴就咬。

哦,他会吃她喂的西瓜!

Xi·尔又羞又喜地看着他,她的心怦怦直跳。她忍不住看着他咯咯笑。但是这种快乐的味道正要溢出,门外有人进来了。

“上官大护卫,啊,对不起,你忙吗?我能打扰你吗?”

听到这种微妙的语气,的冉回过头来,当他听到这个声音。果然,陈拿着一条绣花手帕走过来,脸上还挂着笑容。

一看到来人,Xi儿就生气了,忍不住想站在上官的哥哥面前,阻止那个妖妇伸手去摸。

只是,她只想行动,温暖的手,伸过来,捂住她的手,默默地示意她不要期待,她只能忍着。

“陈老板,你今天是特意来看护车的吗?”上官青云装出一副客气的笑容,走上前去,礼貌的问道。

"人们来到护送机构,当然是为了照顾护送人员."陈走上前去,他不安的手抚摸着他的胸膛。

然而,上官恰好在这个时候俯下身,闪过了一下抚摸。

"既然这样,陈掌柜,请这边走."他走到一边,拿起桌上的纸和笔,问道:“这次你还想要丝绸吗?”

"当然"

"你带来货物清单了吗?"他礼貌地问道。

“在这里。”她从怀里拿出单子,特意俯下身,把那张还在烫她体温的单子推到桌子对面,塞进他的手掌里,而不是放在桌子上。

站在旁边的Xi·尔睁大了眼睛,咬牙切齿。

陈以为这样的举动会激怒这位不懂礼教的苗公主,对其进行攻击。谁知道她咬着嘴唇,突然忍着。

而上官青云对她殷勤,却没有回应。他镇定自若地打开清单,用纸把它压下,然后直接抄了下来。“陈掌柜这次去哪里送货?”

"扬州,这批丝绸已装船,预定运往波斯."

"你什么时候需要货物到达?"

"这个月是20号。"陈听这么说,眉头微微扭曲,用手捂着心口。“我想请你亲自护送,好吗?其他人,我不信任。”

"当然"上官青云微微一笑。"在陈掌柜的指挥下,上官一定亲自护送他."

听到陈这句话,心情大好,故意看了一眼。

胜利的微笑让Xi非常激动,她不禁感到有点胸闷和窒息。她忍不住放下果盘,走到丈夫身边。

“上官哥哥,我能和你一起去吗?”

听到这话,他抬起头来。“这是护送,不是戏剧。”

听到上官的拒绝,的笑容变得更加迷人和满足。

谁知道,下一刻,她看到他无助地握着野蛮女人的小手,抬头看着野蛮女人说,“别担心,我很快就回来。护送者必须日夜旅行,非常辛苦。”

"我不怕艰苦的工作。"Xi·尔睁大她的黑眼睛认真地说。

“我知道。”他笑得更深了,热情地说:“我害怕你的艰难。”

Xi的小脸羞得通红。“真的吗?”

"当然"他微笑着看着她。“那么,在家等我,嗯?”

“很好!”

眼前这一幕,让陈织笑得差点挂不住。

上官青云把任何一个女人都当成一个,没有多大区别。他对每个人都很好,但是他从来没有对任何人特别好,更不用说主动和他们握手了。然而,此刻他正牵着野蛮女人的手在她面前说着如此令人作呕的话。

他看着这个小女孩,嘴角挂着微笑,就好像他已经完全忘记了她的存在。

“咳咳。”陈看着火堆,轻轻咳嗽了一声。

他终于回过身来,把目光又回到她身上,平静地说,“对不起,陈掌柜笑道:让我们继续。”

原来他真的忘记了她的存在。

陈向使了个眼色,却被激怒了。她平静地讨论着正事,但清楚地看到,上官青云的手仍然抓着那个小美女不放。

正在这时,一名护卫走了进来。

"上官,总经理有事,请马上去."

“陈经理,对不起,我得去一趟。请稍等。”他说。

“没关系,你去忙吧,我们太熟悉了,你别跟我提这件事.”陈甜甜地笑了笑,故意加重了语气。"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。"

“谢谢你。我马上回来。”他完全忽略了她话中的暗示,但转过身来看着这个小畜生。"你好,能帮我问候一下陈掌柜吗?"

这是上官哥哥的命令!

Xi·尔骄傲地抬起下巴,用力地点点头。

即使他告诉她上山,下油锅,她也会愿意的。尽管她不喜欢这个女人,她还是愿意招待上官哥哥。

“别担心。”她开心地笑了笑,点点头。“我会好好照顾陈掌柜的!”

接到她的承诺后,上官青云轻轻一笑,然后转身带着护卫离开了。

大厅里只有两个女人。

与陈背过身去,看到上官青云踏出房门,笑容尽失不同,二人喜笑颜开。

哦哦,上官哥哥一定要信任她,一定会讨好她,她高兴得想打圆场,还有花瓣,即使面对妖女,她还是无法掩饰脸上的笑容。

她抑制住激动,给她倒了一杯茶,双手递给她。

“陈老板,请喝茶。”

然而,陈没有伸手去拿。相反,他把手放在前面的衣服上,把视线放在一边。

“陈老板,你不喝酒吗?”她问道。

陈抬起手,低头看着自己的指甲。他轻轻地哼了一声,用迷人的声音说道:“我可以喝野蛮女人做的茶吗?”

Xi·尔惊呆了。“你什么意思?”

陈抬起眼睛,讽刺地补充道,“我不是听说你沏的茶都是虫粪吗?多么可怕的事情,我们不喜欢在北京喝蚯蚓粪做的茶。”她是个商人。为了继续她的事业,她有自己的渠道去了解所有的新闻。

一个头脑简单的女儿此刻听不到讽刺,于是严肃地回答。

“放心吧,这不是虫粪茶,那是第一流的药,你又不恶心又不痛,为什么要喝药茶?还是你真的生病了?”

“呸,呸,我没生病。你不应该用你的乌鸦嘴诅咒我。野蛮女人确实是野蛮女人。我不懂任何礼节。我真为上官感到不值。”

现在,Xi尔可以理解对方在责骂她。

“你说什么?”她突然放下茶,愤怒地瞪着眼睛。

“为什么?难道你不明白吗?”陈咯咯地笑了两次,傲慢地说:“我说,你野蛮人没有家庭教育。”

Xi尔的小脸气得又红又白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为什么,我说错了吗?即使是公主?我一点脾气都没有。看看你粗糙的外表,你会知道你的家人都是蓬乱和不文明的。你只有一点武功,才想威胁朝廷。”

“什么威胁法庭,你别胡说八道!”乔伊气得跳上跳下。

“我在胡说八道吗?要不是这个威胁,皇上怎么会想要上官这样的人嫁给你这样的人呢?”

"这场婚姻显然是由首相提出的。"她喊道。

“那是为了讨好你的家人,傻瓜。”陈更清楚地哼道。“你真无耻。当你被上官捆起来扔进车里时,你还有脸回来逼婚。”

“我没有强迫婚姻,你不明白!”Xi尔用平静的声音说话,她的表情很得意。“上官哥哥当年把我绑起来,是因为他喜欢我!”

“什么?”陈至·知止愣了。

骄傲的Xi儿双手插在腰间,仰起小脸,骄傲地说:“我哥哥说上官哥哥其实很喜欢我,但是因为害羞,她故意把我绑起来,让我先回家,还说了这么多讽刺的话!”

“天啊,你是傻瓜吗?”陈不敢相信。“那是你哥哥哄你的。上官受不了你当年的麻烦,忍无可忍,才会做些不敬的事。”

那张漂亮的小脸渐渐变得苍白。她想再争论一次,但是在她离开的那一年,他的身影和话语突然在她耳边响起和回响。

你永远不会回到我身边!

这不是讽刺,而是事实?

为了那句话,她一路上哭了很久。是轩朗的哥哥一再承诺要举起他的手,对天发誓告诉她男人总是欺负他们最喜欢的女孩,她停止了哭泣。

想起上官青云的表情和语气,她确信十年的信念,竟然没来由,开始动摇了。  草莓国产福利视频在线,刘老根3达达兔在线播放,青囊传免费观看达达兔

难道,真的是玄狼哥哥哄她?

Xi·尔的心乱成一团,她那尖刻的话仍在耳边回响。

“看看你,应该不会认为他这些年都喜欢你吧?哈哈,我真的笑死了!对他和首都的人民来说,十年前和十年后,你们都活得好好的是一个大麻烦!”

每一句话都像一记耳光,狠狠打在她的脸上,打在她的心上。

女儿蹒跚地后退了几步,眼里含着泪水。

“不,不是的!不!”她苍白着脸,嘴唇颤抖着说,“上官哥哥对我很好。我们要举行婚礼。他喜欢我,愿意嫁给我。”

"我不感到羞耻,我能自由地对床上用品大喊大叫吗?"陈把绣花手帕捏得紧紧的,眼红了。“看你这个样子,你知道你的父母不是好东西,甚至像猩猩一样!”

"我的爸爸和妈妈不是猩猩!"

“是的!我看你们都是猩猩。”

“不要侮辱我的父母!”她气得发抖。

“如果我侮辱你呢?”陈被搅得秀梅起来,抬起脸哼了一声,“你能拿我怎么办?别打我?你玩,玩,我看你也不要——”

爸。

一记重重的耳光把她击倒在地,她脸上火辣辣地疼,然后她立刻变红了。她抚着肿胀的脸,怀疑地抬起头。

“你怎么敢打我?”

“道歉!”Xi·尔气得满脸通红,愤怒地拔出了腰间的自卫用小砍刀。“快向我父母道歉!否则我就杀了你!”

“救命!谋杀!”吓得花容失色的陈,急忙爬起来,匆匆向厅外走去。

“你给我站住!”Xi·尔大叫一声,命令道。“小Xi,拦住她!”

那头巨象蹲在花园里啃着草,立刻追上了阶,站在陈面前,仰天大叫。

“哦,不!”织女尖叫着,赶紧转过一个弯,手里拿着裙子赶紧跑过去,躲开大象扫过的长鼻子,喊道,“加油!救命……”

“住手!别跑!你快向我道歉!”Xi·埃尔迅速追上了他,挥舞着砍刀,愤怒地大喊。“道歉,快点道歉!”

一人一象追赶陈,在大风堂里跑来跑去。护送人员一时不清楚情况,但他们没有听到他们在喊什么。大象又跑了过来,砰的一声撞上了刚刚堆放的货物,导致所有人都跪了下来。

有一阵子,木箱翻倒了,货物散落一地。无论他们走到哪里,他们都变得一团糟。只有商队警卫的马训练有素。尽管他们感到不安,但他们仍然可以站着不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