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典乱小说篇合集

惹上冷殿下全集免费达达兔,天龙影院 百度网盘,达达兔免费观看知否知否

    “……你可以回去了。”解决了生理需求,又洗了把脸,她有些脚步不稳地踏出浴室,只见屋里多了一个人,这间套房显得更小了。

    听到开门声,他偏头问道:“你母亲没跟你一起住?”

    林曦打开电风扇,让它转动,好让屋里的空气流通,想让头脑清醒一点。“她在高雄,没有跟我上来台北……家里没什么好招待,只有西瓜,要吃吗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她愣了一下,原本只是礼貌性问一下,想不到他真的说“好”。

    “不是要请我吃西瓜?”他挑了下眉问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随便问问,你还真的要吃?”林曦一面嘀咕,一面打开小冰箱。“真是一点都不懂得客气……”

    梁振回得理直气壮。“要是跟你太客气,可是要不回你积欠的债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都对,这样总可以了吧。”她将西瓜连盘子一起递给他。“只剩下最后一片了,本来要留着自己吃的说……”

    他并没有接过去。“我也只是说说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根本是故意的。”林曦将西瓜又放回小冰箱,用力推他一下。“你可以走了,不送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不准再喝酒了!”

    “是,债主。”林曦有些敷衍了事的随口应答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很令人生气。”让人有想掐死她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我又没叫你送我回来!”她也火大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梁振怒不可遏地抓住她的肩头,用力摇晃着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老是要用这种态度对我?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的跟我说话?为什么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?难道跟我交往,就真的只为了那十万块?”他承认自己输了,早在七年前就输给她了。

    听他嗓音嘶哑,失控的低吼,林曦酒意顿时醒了一半。

    自己真的让他这么痛苦吗?

    以为推开他,让他早一点忘了自己,去找真正配得上他的女人,就是为了他好,难道她错了吗?

    “……是我不够好,所以才无法让你喜欢上我?”梁振不想在她面前这般的软弱窝囊,这般的低声下气,一点都不像个男人,偏偏就是想要得到一个答案,为何对自己这般无动于衷?

    第5章(2)

    梁振这番话像重物般击痛了她的心。

    真是个笨蛋,喜欢她有什么好的?

    她是一个自私又自我的女人,为了达到目的,可以伤害别人,根本就配不上这么好的男人,到底懂不懂这全是为了他好?

    他低吼一声。“你告诉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哪里不好……”她举起右手,轻抚着梁振那张布满找不到答案而痛苦的脸庞,衷心的感到抱歉。“而是因为太好了,你有好的家世、好的学历、好的个性,还有长得又好看,是我遇过最好的男人,真的很难令人不心动……”

    所以才会害怕,害怕会真的爱上他。

    林曦回过神来,发现泄漏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那么你心动了吗?为什么不把话说完?”梁振想要听她说。

    “就算心动又怎么样?”她有些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把一切告诉我,有任何困难,我都会帮你。”听她承认为自己心动,梁振心中的那道结稍微松开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不出口……也许是不想得到你的同情,或是怜悯,宁可靠自己。”林曦深吸了口气。“所以就算有一丝后悔,还是决定那么做了,你恨我、怨我都没关系,因为都是我的错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现在总可以告诉我理由了吧?”梁振这次不打算让她就这么跳过去。“我有权利得到一个答案!”

    “该说的都说完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么不该说的呢?”梁振抓住她话中的语病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不该说的,当然不会告诉你。”即使是他,林曦也无法坦然地剖析自己的内心世界。

    “你一定要这样气我、折磨我吗?”他气急败坏地摇晃她。

 惹上冷殿下全集免费达达兔,天龙影院 百度网盘,达达兔免费观看知否知否    见梁振非要追根究柢不可,她也不得不出此下策――

    于是,林曦伸手勾住他的脖子,主动献上吻,就是希望转移梁振的注意力,虽然有可能会引火自焚,不过两权相较取其轻,还是选择冒一次险。

    四瓣嘴唇才贴上几秒,林曦正要撤退,腰部已经被只男性手臂用力箍住,硬拖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打发我?”梁振低咆一声,挟着愤怒,覆住她的小嘴,几乎咬痛林曦的下唇。

    她先是挣扎,接下来便展开反击。

    很快地,除了怒火之外,yu\望也被点燃了。

    梁振将身前的娇躯紧紧地按在身上,隔着衣服,两人的身躯不由自主地磨蹭着彼此,似乎有什么苏醒了,连血液都开始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林曦只觉得胸部疼痛,还微微发胀,残留的理智似乎想提出警告,可是随着女性本能的觉醒,下意识的往梁振身上磨蹭,想要减轻那股莫名的焦躁感。

    舌与舌不断地纠缠、追逐,从生涩到抓到窍门,好像已经过了很久,又好像很短,不过没有人在意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吻引燃了压抑许久的情绪,理智也在这一瞬间崩解。

    光这样还不够,梁振将她举高,让林曦的双腿环在腰上,走向不过三步距离的那张单人床,两人上下相叠地躺下来。

    yu\望得到全面占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她不曾属于别的男人,是完全属于他的……

    并不是因为他有处女情结,可是林曦不一样,这代表着在她心目中有着特殊的意义,才会愿意把初次交给自己。

    至少可以证明林曦对他并非完全没有感情。

    这就是梁振想要确认的。

    单人床有些不堪负荷,发出吱吱的声响。

    两人已经停不下来,只能顺着感官和本能,让身体来主导。

    当他伏在林曦的身上,两人的汗水早已分不出谁是谁的了。

    过了好久,林曦昏昏沉沉地掀开眼皮,看着天花板,然后又看着压在身上的男人,一时想不起来发生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他们……好像做了?

    林曦努力回想,其实也不用太努力,因为男人的那个部位还停留在自己体内,足以证明两人真的做了。

    到底是怎么发生的?

    这么一想,她才记起那个吻,结果一发不可收拾,该怪酒后乱性,还是引火自焚呢?要说后悔,其实也不怎么后悔,因为对象是他,所以心甘情愿,只是后悔没有做防护措施。

    她又看了身上的男人一眼,已经绉巴巴的衬衫还在身上,而自己也差不多,上衣和内衣只是往上拉,内裤还勾在左小腿上,可以想见整个过程有多么迫不及待,还真的有点想笑。

    原来这就叫被yu\望冲昏了头。

    不只男人,连女人也会。

    看着近在眼前的男性侧颜,鼻息和呼吸都喷在颈侧,让皮肤有些酥酥麻麻,林曦情不自禁地伸手抚摸,让黑色发丝从指间滑过。

    梁振根本没有睡着,只是不想动,不想离开,不过当头发被人触碰,便反射性地抬起头,也撞见林曦眼底的温柔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我以为你睡着了。”她有些尴尬的把手缩回去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这样看着我?”他紧盯着她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?”那是梁振从来没见过的,是一种凝望着喜欢的人的目光,他不会看错的。

    “就跟平常一样,没什么好奇怪的……”林曦有些心虚地撇开。

    “不准骗我!”

    “你先起来……”她伸手试图推开他。

    “别想再敷衍我!”他坚决不退让。

    “梁振!”当她警觉到不对,已经太晚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不说,我们就用做的……”梁振说到做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