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典乱小说篇合集

春日野结衣作品图片,达达兔电视剧将军在上,达达兔影视名侦探柯南剧场版第10集

第一章(1)

乐平侯府

今天是侯府第三个儿子左智镇的结婚日。但是他的脸一点也不亮。他没有穿任何吉祥的衣服。他只穿了一套白色的连体套装,裹在厚厚的锦被里。他的身体已经病了两个多月,被紧紧地裹着。床边还有一个暖炉。尽管如此,来自他身体深处的寒意无法停止。

他抬起眼睛,看了看挂在房间里的红色卷轴和金色铭文,却发现它极其刺耳,他的胸口愤怒地翻腾着。

左智城今天娶的不是未婚妻,而是一个他从未见过的陌生女孩。他不想结婚,但他的好哥哥替他做了决定。

如果他仍然健康,他就不能被他的哥哥控制,但是现在他重病在床,不能做任何事情。

"新娘已经进入新房。"

他冷冷的眼睛看着新娘,新娘被一群女仆和西伯簇拥着。他毫不留情地喊道:“滚开!”

闻言,原本满脸堆笑的众人顿时聚集了一个笑容。

西伯的脚步声使她稍稍停顿了一下,然后浓妆艳抹的脸又笑了,说:“三爷,我等新娘等得太久了。我责备我们迟到了。如果你不赶快帮助新娘,三老爷等不及了。”她做了个手势,让女仆继续进去,同时静静地看了他几眼。

在生病之前,三少爷也是一个英俊迷人的男人。但此刻,他的脸色苍白,双颊消瘦凹陷,面容憔悴,毫无生气。看来赵管事是对的。第三主的身体可能撑不了多久。

外人都以为乐平侯是为了庆祝左志佑嫁给自己的弟弟,好让他早日康复,但她跟侯府的管事很熟,也知道乐平侯其实另有目的。

左智镇是一个已婚男人,当他娶了一个亲戚。乐平后可以合法地和他分手,以便把他病重的弟弟赶出家门。

没有乐平侯作为靠山,加上身患重病离死亡不远,Xi博将不再把左智真放在眼里。自然,她没有把他的话当真,命令两个女仆把新娘抱到床上。

左智镇闷闷不乐,正要开口说话,忽然瞥见西八蒙着新娘的头,突然滑下去了,露出一张清秀的脸,但眼睛却闭着。他又仔细看了看,发现她的全身虚弱无力。她由两个女仆支撑着,一个在左边,另一个在右边。

他低下脸,问道:“她怎么了?”

西婆笑着说:“新娘两天前感冒了,今天吃了些药。她现在困了。请原谅我。”

两个女仆把新娘扶到床上。当他们看到新郎躺在外面时,他们似乎没有为新娘腾地方的意图。两个丫鬟忍不住有些尴尬地看着西伯。

西婆绽开笑容,挥动手中的红绫说:“三爷,你看,我们新娘的娇美也是一种美。别生气,药马上就要退了,这样她就能好好伺候三爷了。”她一边说,一边命令两个女仆让新娘坐在沙发上。她又把新娘推到沙发上。

 春日野结衣作品图片,达达兔电视剧将军在上,达达兔影视名侦探柯南剧场版第10集左智镇勃然大怒,大叫,“该死!谁允许你帮她睡觉的?给我拉下来!”

西伯挥动手帕掩住嘴,笑道:“三爷,你怎么这样说?今天是你的新婚之夜。新郎和新娘睡在一起是很自然的。这是春晚的短暂时间。我们不要打扰你。祝你们两个梅绮和白首幸福地生活在一起。”

看到新郎病得不能下床,新娘困得不能醒来,她不能喝河津酒。因此,她讲完以后,西伯不想再呆下去了,以免被厄运所感动。她很快就带着一群女仆回来了。

他们走着走着,西伯心里轻蔑地啐了一口。垂死的人仍然脾气暴躁,认为自己仍然是老公爵所珍视和宠爱的第三个少爷。老公爵几个月前去世了,现在他的好哥哥迫不及待地要把他赶出家门。比分是多少,乔是多少?

左智镇冷着脸,看着新娘离开他的床,生气了,他从厚厚的锦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,想把她推下床,但全身无力,推不动,一种悲伤和愤怒的感觉不禁涌上他的心头,此刻除了死去,他无能为力。

这时,一个贴身的女仆——丰儿,端着一碗汤和药走进了房间。她看见他试图把躺在床上的新娘推下床。她急忙跑过去,把汤和药放在几个箱子里。“三老爷,新娘来了。”

十多年前,她跟随江湖卖艺的父亲来到了乐平侯府所在地隋玉。她的父亲去世了,她没有钱埋葬她的父亲。她碰巧遇到了只有八九岁的左智镇。他好心地出钱让她安葬了父亲,并把她带到侯府,让她留下来服侍他。

但是自从老公爵去世后,公爵用各种各样的理由转移了原来在第三任公爵身边服务的人,留下她一个人。甚至连汤和药都得由她在厨房里去拿。

他一看到那个人来了,就立刻命令道:“把她拉下来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她感到尴尬。不管怎样,对方是三少爷的新娘。像这样拖人下水似乎不合适。但下一刻她发现有些不对劲。问:“三少爷,你妻子怎么了?”

"西伯说她感冒了,吃了药,所以昏昏欲睡."左镇冷着脸道。

冯哥隐约觉得这很奇怪。她试着轻轻地推新娘来叫醒她,但是过了很长时间,她没有动。

“刚刚感冒,怎么能睡得这么沉,叫都醒不了?”按理说今天是婚期,新娘再不舒服也得撑着,哪里能这么昏睡过去?

突然想到一个可能性,她紧张地把手伸到新娘的鼻子前,感觉到它还在呼吸,这让她放心了。

佐治镇冷笑道:“可能是因为她不想嫁给我,所以有人故意把她打昏,把她送到这里。你把她拉下来,我把她视为眼中钉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凤儿看着昏迷不醒的新娘的眼睛,推迟了动作。

“为什么,你不听我的?”他恼了,突然一股寒意从骨缝中透出,使他顾不得了,他将被褥卷盖得更紧了。

“我不敢,我会帮助我的妻子。”凤儿服侍他多年,深知他的脾气,不敢再惹他生气,连忙扶新娘下床。

尽管她比一般女孩更高、更强壮,但独自抱着一个女人还是让她觉得有点困难。她设法帮助新娘小心地躺在柔软的沙发上。她又走回床边,把几箱汤和药递给了佐治镇。

"三爷,趁热吃这药."

佐治镇不耐烦地摇摇头。“喝它没用。把它拿走。”如果这药有效的话,他可以在痛苦之后把它全部喝掉,但是在喝了这么多药片之后,他的病情一天比一天严重。可以看出,所有这些药物都是浪费和无用的。

冯二强劝道:“大夫又换了药方。可能有用。请再喝一点。”

知道她对他有好处,他不情愿地站起来喝了药。喝完酒,他躺回去,闭上眼睛,喃喃地说:“风儿,我自己知道我的身体。我认为这种疾病没有治愈的方法。这样拖下去对我来说是一种折磨。宁早死而安之。”

“既然三老爷已经娶了一个亲戚,很难说这种病被这件喜事一扫而光,很快就会痊愈。”虽然她这么说,但她不确定。回头看躺在软榻上的新娘,她担心新娘在新婚时不会醒来。这不是一个好迹象。

“算了,你下去吧,我累了。”左智镇无法地道。

尽管风儿很同情,但她也无能为力。她只能轻声回答,“是的。”他退休了。

风儿走后不久,睡眼惺忪的新娘睁开眼睛,看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。她不禁喃喃自语,“嘿,这是哪里.我在做梦吗?”说完后,她沉重的眼皮垂了下来,又睡着了。

第二天,仍然昏睡的新娘和病重的新郎被悄悄地送出侯府的大门,在左智友的指挥下搬到城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