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典乱小说篇合集

达达兔达达兔超神影院,香草达达兔,《都挺好》免费观看达达兔

    见状,谭劲略眯起眼,有点被她跟孩子给剌激到,脱口说:“你也亲一下我的脸颊,我就把这杯喝完。”

    叶佳欣怔了下,因他一句玩笑话,不自在地红了脸蛋。

    原只是开玩笑,可一见她羞红脸颊,又想到她方才唇边挂着甜美灿笑,他心口骚动,突生一股想吻她的冲动。

    还来不及思考,坐在餐椅的他已抬起手臂,勾住一旁弯身站立的她颈项,将她拉靠向他,仰起脸便覆上她粉唇。

    她瞠眸惊骇,一时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他薄唇贴覆上她的唇,轻轻厮磨,轻啄、浅吮,她心口撼然狂跳,身体热烫。

    他突来的吻令她脑袋发热发昏,无法思考,无力抗拒,不由得眯起眼任他索讨。

    原只想浅尝辄止,可近距离嗅到她身上那熟悉的淡柔甜香,令他着迷悸动,她柔软唇瓣太过可口,教他不禁撬开她贝齿,贪取她檀口中的蜜津,与她丁香粉舌缠绻。

    “妈咪!”缠吮中的两人,被孩子给唤醒。

    叶佳欣猛地一张眼,骇住。

    她竟坐在谭劲右大腿上,险些就压到他受伤的左大腿。

    她竟然……和他接吻?!

    她赧红整张脸蛋,慌忙站起身,“你?!”

    她困窘又害臊,他怎会莫名吻她?而她甚至忘情地沉浸在他的热吻中!

    他一双长眸抬望她,眸光闪烁一抹深情,望进他温柔的深眸,她心口炙热狂跳。

    “妈咪,还要菜菜汁。”小靖敲敲喝完的塑胶杯,再次唤她。今天只喝半杯,觉得不够喝。

    叶佳欣这才转身回应孩子,把自己那杯青菜汁往儿子的空杯倒入半杯。

    稍后她坐下来要用餐,心里仍因方才意外的吻心慌意乱,很想质问他为何吻她?却见他泰然自若吃着三明治,还皱着眉头硬是喝完那原要放弃的半杯青菜汁。

    他仿佛当方才的吻没发生,而她也没勇气质问他,只能低头默默吃食。

    早上那一吻,叶佳欣花了一整日才勉强恢复平静心绪,没料晚餐后,他竟对她提出惊人要求――

    “帮我洗澡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端起餐盘要往厨房去的她,回身看向坐在餐桌前的谭劲,怀疑她听错了。

    “待会忙完,帮我洗澡。”谭劲说得很自然,插起切片的芭乐洒上些许梅子粉,递给坐他旁边的小靖,接着自己也插一片吃食。

    原本几乎不吃水果的他,现在也会在餐后跟他们一起吃水果。

    “看你要先帮小靖洗,还是先帮我。”他补充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为什么要替你洗澡?”叶佳欣脸一红,万分不自在地问道,清楚又忆起早上他吻她的情景。

    他大腿骨折手术在届两周后,已于前天回诊顺利拆线,之后约需一年时间等待伤骨愈合再二次手术取出钢钉。

    这两日他也告别轮椅,以拐杖练习步行,先前他都能自行沐浴,怎么现在术后伤口好得差不多了,反倒要求她服务?

    “你不愿意?”他抬眼看她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她一口回绝,拒绝与他再有亲密接触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就能自理。”她强调,转身进蔚房。

    他没主动向她解释早上那一吻,其实令她耿耿于怀,认为他不过是一时兴起吻她,却搅得她内心翻腾,一整日心神不宁。

    一听她拒绝,谭劲对着进蔚房的她的背影,刻意道:“之前差点在浴室滑倒,才想请你帮忙,要是强人所难那就不勉强。”

    他拿起搁在一旁的拐杖站起身,对吃芭乐的小靖故意说:“小靖,谭叔叔先去洗澡,万一不小心在浴室摔倒,记得叫你妈咪来救我。”

    小靖听不太懂他一串的话,只重复知道的词汇:“叔叔,妈咪。”笑咪咪指指此刻人在另一边厨房的妈妈。

    叶佳欣站在洗碗槽前,清楚听见那方餐桌谭劲的声音,接着听见他拄着拐杖缓缓步离餐厅。

    踌躇片刻,她关掉水龙头,一双手往围裙擦拭了下,跟上他步伐。

    身后,听到她追来的脚步声,谭劲唇角一勾,就知道她心软,不可能不上勾。早上那一吻,她没拒绝他,反倒情不自禁地回应他,令他信心大增,想乘胜追击,进一步色诱她。

    她虽因他的吻一度错愕吃惊,却没质问他的行为,他就没刻意做解释,打算以行动一步步表达对她的情感,等着她一步步做出正面回应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真的差点在浴室滑倒?”叶佳欣对着他的背影不放心问道,怎么之前他没提起?

    “不是不想帮我?”他转头看她,闷闷地说。

    “我――不是不想帮你,只是以为你没问题……”她澄清。

    当看护的她协助他洗澡该是分内工作,却因内心情感顾忌,教她无法轻易应诺。

    “有你帮忙会比较轻松。”他朝她淡笑,表现出对她的依赖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帮你。”面对他的神情,她很没原则地妥协了,随即陪他前往卧房。

    第9章(1)

    叶佳欣从更衣间拿妥一套干净衣物,尾随谭劲进浴室。

    当门板一掩上,见坐在椅凳上的他直接脱掉上衣,露出阳刚的胸膛,她前一刻才抚平的心绪,再度心慌意乱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早上为什么吻我?”不想继续被那事缠扰,她提起勇气先问清楚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他抬眼看她,扬了下眉,反问。还以为她不会追问早上那一吻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不知道。”她抿抿唇,怕他虚应她,也怕他是无心之举,她却记挂了一整日。

    “难不成我是一时好玩才吻你?”还以为她会怀疑他是否喜欢上她,那他便能顺势承认,没料她只答“不知道”。

    似乎他一问及她的感情心事,她只会以“不知道”作答,这令他有些不满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吗?那下次……不可以这样。”她垂眸,低声提出告诫,心口抽疼。

    转身,拿取沐浴用品。

    “喂――你话怎么听的?”谭劲对她消极的回应愣了下,他方才明明是疑问句,她是怎么解读的?

    是她在感情方面存有不明的自卑心结,抑或不认为他会对她有感情?

    早上她情不自禁地沉浸在他的热吻中,那让他确认现在的她对他还是有感情,为何她要一味隐藏压抑?

    他伸手扣住她手腕,叶佳欣一惊,回身看他。

    “蹲下来,我告诉你答案。”既然识破她对两人感情有逃避之嫌,自是不可能逼她先坦白,谭劲只能更进一步积极主动。

    她眨眨眼怔愕,因他拉扯,只能顺势蹲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才一蹲下,比坐椅凳的他矮了一截,他立刻一个俯身向前,薄唇便密密实实覆上她唇瓣。

    她瞠大眼,心口猛地一震。

    不给她任何拒绝机会,他大掌捧住她后脑杓将她贴靠向他,比起早上那一吻,更热切地向她索讨。

    她一双柔荑贴上他光裸的胸膛,顿觉掌心发烫,她因他的吻再度丧失思考力,难以掩藏极度压抑的情感,只能任内心长久的渴望倾泄,不能自已地回应他的吻。

    少了出声干扰的小鬼,两人愈吻愈狂热,一发不可收拾,他大掌探入她衣襟,摩挲她腰际,抚上她被胸罩包覆的浑圆。

 达达兔达达兔超神影院,香草达达兔,《都挺好》免费观看达达兔    她不禁呻/吟出声,身子轻颤,一双手搂住他的背肌,膝盖瘫软,跪在他双腿间。

    她感觉下腹顶到一硬物,下意识扭动身子想避开。

    他闷哼一声,有些困难地离开她的蜜唇,哑声说:“别动……”

    她后知后觉,这才意识到她可能碰到他裤裆下的男性生理反应。

    她瞬间脸蛋灼烧似要冒烟,闭上眼羞得完全不敢再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