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典乱小说篇合集

达达兔拥抱星星的月亮,达达兔 六度 超神 光棍,tvb天龙影院

陆子豪飞快地从横冲直撞的孩子们身边闪过。虽然这条登山小道相对平缓,而且小道旁边有栏杆,但如果这些孩子顺着小道滑下去,从视觉上看,如果他们在转弯后滑向同样有几米高的较低的小道,这样跑是不安全的。

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,他看见孩子们朝严旭丫奔来。虽然他们稍微躲开了严旭娅,但他们仍然让她以不稳定的重心向后倒。

栏杆很高,足以让孩子停下来,但不是给成年人的。吕子豪吓了一跳,立即上前扶住她。他们怎么能指望一起爬过栏杆呢?陈玉玺飞快地追上栏杆,及时抓住了吕子豪扶着栏杆的手。吕子豪吃力地用一只手握住徐燕雅。

陈玉玺似乎听到了骨头脱臼的声音,知道他必须尽快减轻体重。“老板,我要放开许艳雅,可以吗?”

吕子豪点了点头,但没有说话。

“子浩……”严旭丫吓了一跳,下意识地用双手勾住了吕子豪的脖子。

“严旭雅,如果你不放开老板,你就坚持不住了!”

仿佛才明白两人的处境有多危险,严旭丫赶紧听话的伸出一只手,让陈宇希扶住她,然后在其他男工作人员的帮助下赶到,被拉上了小道。

然后其他人立刻抓住吕子豪,把他拉了起来。

严旭丫看到吕子豪安然无恙,冲进了他的怀里。她焦急地喊道:“紫昊,对不起,都是我的粗心大意.你还好吗?”

“不,如果你不让我去,不让我去看医生,你可能得找辆救护车。”

“救护车?你怎么了?你在哪里受伤的?”她急忙推开他,上下打量着他。

因为兴奋,陆子豪又碰了碰她受伤的胳膊。他用没有受伤的手拉着她,低声说:“燕雅,冷静点。”

严旭优雅的被他这么一喝,乖乖的僵住了身体,只敢将关切的视线紧紧的献上。“子浩……”

“我什么都没有,只是我的肩膀很痛,你冷静点,我可以以最快的速度去医院,好吗?”他用好话哄着。

她顺从地点点头,就扶着吕子豪站了起来。

别说严旭优雅,就连其他女员工也吓傻了,有几个甚至哭了出来,至于男员工都是一身冷汗。

几个陷入困境的孩子站在一旁,因为向吕子豪和严旭道歉而被母亲训斥。吕子豪知道他的肩膀没有受什么轻伤,但现在咒骂是没有用的,只能挤出一个微笑。

陈玉玺把车钥匙交给了另一名共用车的员工。“玛莎,请帮我把车开回公司。我先带老板去看医生。”又转头看着严旭优雅的样子。“许艳雅,我先去停车场,在起点等你。你慢慢拖住老板,别让他再碰伤口。”

说完,陈禹锡看了吕子豪一眼,从裤子口袋里拿出车钥匙,然后焦急地往回走。

所有的员工都焦急地看着吕子豪和徐燕雅。玛莎问,“老板,你需要我们陪你吗?”

陆子豪安慰大家说:“没关系。你可以玩你的。小心点。”

玛莎点点头,看着这两个人离开,然后继续和其他人一起爬山。

吕子豪转头看着泪水在她眼中打转的严旭优雅,叹了口气。“我很好,比你滑下山要好。”

“你不是很讨厌我吗?你为什么要救我?”

这句话没有问他,因为他有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。"你认为你十年前的所作所为该死吗?"

“我……”

“我要你的命做什么?你还没有完成协议。”

“子浩,就算协议完成了,你也不要把我赶走,好吗?我不会离开你的!再也不会了。”

卢子豪又一次听到了这份供词,默默地撅起了嘴。他知道她渴望他原谅她,但他做不到。他无法放下。这迫使他又变冷了。“我不打算通过救你来让你自杀。即使你想这样做,别忘了,我有你的身体。”

“就像我说的,我不会被你说的任何刺耳的话伤害,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!”

吕子豪慢慢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在一个黑暗的房间里,然后才意识到自己睡着了。

他举起右手去打开床头灯,但是他受伤的肩膀仍然很疼,所以他伸出左手去开灯。

虽然光线微弱,但它也能使他清楚地看到严旭丫睡在床上。他记起了她焦虑的脸,不自觉地缓和了她脸上的皱纹。

她认为他受伤只是为了救她,所以她全心全意地侍候他,今天喂他三顿饭,晚上帮他洗澡,这让他好几次几乎心软。她想伸手抚平她的额头,并请她不要担心。他想告诉她,“你很好。”

然而,这句话几次传到他的喉咙,被他咽了下去。根据他们目前的关系,这句话对他来说太接近了。

然而,看着她熟睡的脸,他失去了所有的保护,下意识地伸出手指去抚平她的额头。没想到,他打扰了她。

严旭优雅的觉得有人碰了她一下,她慢慢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躺在床边睡着了,这才想起吕姿暗受了伤,她猛然回神抬起头,直觉确认他的情况,发现他正坐在床头看着她。

 达达兔拥抱星星的月亮,达达兔 六度 超神 光棍,tvb天龙影院“子浩,你怎么醒了?你不舒服吗?”

“我只是腿脱臼了,不是骨折,也不是断手断脚。我会好一阵子。”

她爬上大床,跪下来坐在他身边,检查他的右手,他的右手用背带固定着,没有发现什么异常。她只是稍微放开了她的心。幸运的是,他睡得很好,她不用担心他压在她的右肩上。

严旭雅正要起床,他把她拉了回来。她迷惑地回头问:“紫浩,你要什么吗?”

“如果你想去,你想去哪里?”

因为“想要你”这句话,她压下了狂跳的心。当然,她知道他只是拒绝让她离开房间。没有别的意思,但她无法抑制自己的心怦怦直跳。“我哪儿也不去。”

“那就躺在我身边,和我一起睡。”

“我担心如果我睡不好,我会把你压扁。”

“你这么小,你不能压垮我。”陆子跑过去说完,把她扔进怀里,两个人依偎在一起。

“如果我是这么小的一个,你的肩膀就不会受伤。医生说如果你不好好照顾自己,你会习惯性地脱臼。”

“你不会让我变成那样的,是吗?”

“好吧,我会照顾你,直到你完全康复。”

“那不用了吧?此外,抱着你让我睡得更好。”事实上,他很苦恼她睡在床边不舒服,所以他找到了这样一个原因,但她的身体柔软凉爽,有一点淡淡的香味,她真的很舒服举行。

“子浩,让我陪你去公司,好吗?作为一个泡茶的小妹妹,我会陪你,照顾你。”

“我没那么弱,更别说我不会让你在公司员工面前给我食物和水。”今天,她已经完全把他当成一个肯尼娃娃来经营每一家的葡萄酒。他不想让她继续在公司里玩。

“我会在办公室里做这些事情,不会被别人看见。你会把我当成你唯一的小妹妹,把所有其他的家务都留给我。”

"你想借此机会满足你在外面工作的愿望。"吕子豪揶揄道。

“不,我真的想和你在一起。”严旭优雅的将一只手掌平放在他的胸前,说道。

他又叹了口气。他也许能忍受女人的媚态,但严旭优雅的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。他挣扎了一会儿,终于松手了。“好吧,我答应你,但你必须答应我。当我的伤痊愈后,你将不得不静静地呆在家里。没有我你哪儿都不准去,你知道吗?”

“子浩……”

“嗯?”吕子豪揉揉她的头发,漫不经心地回应道。

“为什么你总是表现得好像我离开家就不会回来似的?”

"我担心我买的那个女人会跑掉."